毋先萍和丈夫徐廣亮在一起,說到高興處,倆人都樂開了花
  每天能和丈夫說說話就是幸福(圖)


  丈夫突發腦溢血癱瘓在床,毋先萍11年來堅持喂飯、按摩,她說——
  2003年夏,正上班的毋先萍接到電話,在澤州縣大箕鎮任職的丈夫徐廣亮突然倒地不省人事。經醫院搶救,被診斷為腦溢血的徐廣亮雖脫離了生命危險,卻癱瘓在床,生活無法自理。
  11年來,身材瘦小的毋先萍除了忙工作,就是照顧丈夫的飲食起居,用柔弱的身軀撐起一個家。
  為照顧孫子夫妻倆搬來兒子家
  3月26日9時,記者來到晉城市鳳台社區。
  剛進社區小院,記者就看到一名中年女子,懷抱著一個小男孩正要往外走。“剛纔抱著孩子出去的,就是毋先萍。”聽到有人來找毋先萍,社區工作人員趕緊跑出去,把她喊住。
  懷裡的小男孩是毋先萍1歲的孫子。“11年了,沒想到,全家人能一起走到今天。”毋先萍邊走邊說。丈夫癱瘓在床後,自己就是想著家裡不能沒有“頂梁柱”。“如今,兒子不僅結了婚,還給我們添了孫子。”
  “5塊錢的肉,夠一頓吃就行。”毋先萍遞給肉店老闆五塊錢。
  “我得把孩子放到社區,要不沒法做飯。”毋先萍笑著說,“現在孫子和老伴在我面前爭寵呢。”被留在社區工作人員這裡,孩子起先還哭了幾聲,後來就自己玩起來了。“知道我有困難,社區和街坊四鄰都非常幫忙。”
  “廣亮,家裡來客人了,是報社記者,來看咱們了!”打開二樓房門,毋先萍就衝著裡面喊開了。
  “這是兒子的房子。”毋先萍說,2013年1月,兒媳生下孫子後,為方便照顧,她與丈夫一起住到了兒子家。
  躺在床上的徐廣亮抻起脖子,上下打量著記者,並從蓋在身上的被子中伸出右手,一把握住記者的手。
  “他的胳膊很有勁兒。”聽到記者這樣說,徐廣亮做出掰手腕的動作,將記者的手重重地壓在被子上。夫妻倆頓時笑了起來,“他經常和來看他的人掰手腕兒,越來越淘氣了。”
  房間雖然擁擠,卻乾凈整潔,絲毫聞不到卧床病人發出的異味。
  距離做午飯還早,毋先萍抬起丈夫右臂,開始幫他做弧形運動。幾分鐘後,看著辛苦的妻子,徐廣亮伸出右手,在毋先萍額頭上捏了起來。“他這是給我按摩呢。”毋先萍說。
  提起生病的丈夫,毋先萍的思緒就會回到11年前。徐廣亮在澤州縣大箕鎮工作。2003年夏,毋先萍接到電話,說廣亮在單位暈倒了,人事不省。送到醫院後,丈夫依舊昏迷不醒,經診斷為腦溢血。做了開顱手術後,徐廣亮卻因胸腔感染高燒不退,依舊昏迷。“在昏迷了62天后,高燒才退。80多天時,他才睜開了眼睛。”毋先萍回憶說,丈夫後來被輾轉送到太原治療。“睜開眼睛,雖然無法交流,但是我卻看到了希望。”
  丈夫雖然有了意識,可數月沒有張嘴吃東西了,牙關緊咬。“喂他喝一杯牛奶,就得40多分鐘。”由於經常需要用勺子慢慢撬開丈夫的嘴,毋先萍的右手指都磨出了厚厚的老繭。
  扶丈夫活動她成最合適的拐杖
  喂飯、擦洗、按摩……11年來,毋先萍幾乎就是這樣過著自己的生活。
  輾轉數家醫院後,醫療費花去近20萬,可徐廣亮還是癱瘓在床,沒能痊愈。“不管怎麼說,丈夫是家裡的頂梁柱,我不能丟下他不管。”說到這裡,毋先萍眼裡噙著淚水。
  癱瘓病人最怕長久卧床。個頭不高的毋先萍,要經常攙扶或推著輪椅,讓丈夫到戶外活動。有時候丈夫要架拐杖,她的個頭兒正好卡在丈夫的左腋下。“這麼合適的拐杖,就是老岳母專門給你生的。”聞聽妻子的玩笑話,躺在床上的徐廣亮高興地咧開嘴,笑出了聲。
  腦溢血的後遺症,導致患者言語不清。為能瞭解丈夫的意圖,毋先萍“發明”了一套啞語:如果想吃拉麵,丈夫就伸出右手食指,比划出“長長的一條線”;要是想吃零食,就比划出一個方框框,代表餅干。
  為了讓丈夫睡得安穩,毋先萍每晚起床好幾次,幫助他轉身、按摩。為了給丈夫減輕疼痛,只要有空,毋先萍就給丈夫做全身按摩,疏通血脈。由於丈夫行動不便,毋先萍每天從外面回來,都會把外面的新鮮事講給丈夫聽。“家中的大小事也都征求他的意見。”毋先萍扭頭看著躺在床上的丈夫說:“他現在還是一家之主。”徐廣亮聽見這些話後,再一次咧開了嘴露出笑容。
  別人誇她是好婆婆、好媳婦
  2010年,毋先萍的兒子結婚。2013年,她的小孫子出生了。
  妻子的悉心照顧,讓原本精神消沉的徐廣亮慢慢重拾生活的勇氣。兒子結婚、自己還能抱上孫子,這是徐廣亮沒有想到的。“沒想到能等到這一天。”毋先萍說,丈夫經常用含糊不清的“話語”表達著自己的心情,言語間流露出對妻子的感激。
  其實,毋先萍的事跡首先是被當做“好婆婆”傳給街坊鄰居的。“兒子兒媳婦在家都是獨生子女,需要大人照顧。”毋先萍搬到兒子家住後,不僅要照顧丈夫,還要照顧孫子。每天在兒子兒媳下班之前,她就安頓好孫子睡覺,然後做好午飯。兒媳婦也很體諒婆婆的困難,將家中最大的向陽卧室,讓給公婆居住。
  房屋雖小,但一家人相處得非常融洽。今年“三八”婦女節前,毋先萍被社區評為“好婆婆”。後來侍候癱瘓丈夫11年的事跡傳出後,毋先萍又成為街坊四鄰眼中的“好媳婦”。
  “廣亮,你幸福不幸福?”毋先萍湊到丈夫耳邊問。“幸福。”儘管吐字含糊不清,徐廣亮卻噘起嘴吃力地說了出來。
  “什麼是幸福?幸福就是,有個爸爸在孩子面前;有個兒子在父母面前,平平淡淡,平平安安!”毋先萍說:“一家人其樂融融,這就是福。”她現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好好照顧丈夫,“每天能和丈夫說說話,就是幸福!這樣的日子,就讓人感覺溫馨。”
  本報記者 李吉毅
(編輯:SN094)
創作者介紹

8 小時

so75sotrk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